上观新闻 | 苏智良:上海是如何成长为一座全球城市的?

发布者:肖文鑫发布时间:2023-12-15浏览次数:85

【编者按】从1843年被开辟为通商口岸算起,上海走过了180年都市化历程。在这180年间,上海是如何从一个江南县城成长为一座全球城市的?aoa体育国际(中国)有限公司苏智良教授通过历史回顾,向人们展示了其中的奥秘所在。以下是他在aoa体育国际(中国)有限公司的演讲。


1843年,随着《南京条约》及其附属条约的签订,上海被开辟为通商口岸,逐渐由一个普通的沿海县城发展成为国际大都市。180年来,在历史沧桑变迁和文明交流互鉴中,上海实现“蝶变”,成为世界城市发展与全球化进程中的独特样本。今天的演讲,我想和大家一起回顾上海180年的都市化历程,谈谈上海是如何成长为一座全球城市的。

上海为何能在沿海通商城市中脱颖而出?

近代上海,以商兴市,以港兴市。近代中国第一家轮船运输企业——轮船招商局航线向东至美国,向西过南洋经苏伊士运河直抵伦敦。纵横交错的航线,都连接到了一个点——上海。到1864年,上海进出口货物占到全国的五成以上。

上海之所以能在沿海通商城市中脱颖而出,首先是基于优越的地理因素。上海是河岸海港,地处长江入海口和中国海岸线的中点,货物运输的主航道,并背靠盛产茶叶和丝绸的长三角腹地。其次,江南地区开放、理性和重视教育的传统,富庶的商业文化传统,涵养着追求变革与创新、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这些因素不仅是城市近代化成功的基因,也是上海未来腾飞的根本动力。当然,上海能由一座江南县城一跃成为多功能的经济中心城市,与上海较长时期保持和平稳定状态密切相关。据统计,自1840年鸦片战争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近110年间,上海直接遭遇战争的年份大约只有13年。

毫无疑问,所谓“开埠”本质上是一种被动开放。因为清政府的软弱无能,上海被动卷入了全球化进程。但是客观上,这样一种被动开放,也让上海作为中国商贸网络和通信网络的中心,参与到世界经济的循环中去。在早期全球化的浪潮中,上海在东亚城市中最早转型,开风气之先,建立了以商业为主导的新规则、新制度和新秩序。 

从城市管理角度来看,由于西方市政管理经验的植入与本地化,使得上海的市政建设处于亚洲领先水平。1862年,上海已建立排水系统。1870年起,大北电报公司开始铺设上海到香港、到长崎的海底电缆。1876年,中国第一列火车从苏州河畔驶向吴淞;1882年在南京路31号,世界第三个发电厂建成,点亮了外滩南京路的街灯;又过了一年,两江总督李鸿章打开黄浦江边的引水闸门,上海进入了自来水时代。自19世纪60年代起,外滩地区从港区日益发展为城区,成为城市的新景观。外滩的诞生与繁华背后,见证了整个中华民族与世界接轨的沧桑历程。

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诞生在上海?

长期保持和平安宁的局面,追随世界潮流,集聚各类人才,发展商贸和制造业,使得清末之后的上海跃居为中国第一强市。上海人主动求变,锐意变革,将上海从商业城市转型为工商业并重的大都市。到1894年,上海已拥有108家企业,工业制造中心初露端倪。到20世纪初,上海人口数已突破百万,成为中国首位城市。

在国力衰微、航运主权旁落的情况下,近代上海工业、远洋航运业主要由外资企业经营,因而具有一定的殖民性与掠夺性。但近代上海远洋航运的发展,也使得上海作为一座枢纽性城市,成功地将中国与世界联系在了一起。据统计,1895年至1911年在上海新办的民族工业企业为112家,占全国总数的四分之一,“成为一个大的制造中心”   。以机器工业为例,1920年民族工业工厂数已达114家。一战期间,外资资本的势力大为受挫,上海出品的棉布与面粉成为中国最早输往欧洲的大宗工业品。此后,简氏兄弟的南洋兄弟烟草公司,荣氏的申新、福新纺织面粉集团,刘鸿生企业集团等相继涌现。1933年,上海工业资本额占全国12个大城市总和的60%,生产净值占全国总产值的66%。上海成为近代中国工业化的先锋城市。

随着工业化的深入,工业无产阶级也逐渐发展壮大。上海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发祥地,1921年上海工人50多万,占全国工人总数四分之一。以上海工人为主体的中国工人阶级的壮大和阶级觉悟的提高,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奠定了阶级基础。深受压迫的工人阶级,具有极高的革命性。工人们在罢工中公开宣称政治诉求:“吾辈数十万工人,愿牺牲生命,为学界商界后援,与野蛮的强权战。”罢工的目的是为了“不要我们的国家变成朝鲜第二”,是为了“格政府之心,救灭亡之祸”。上海也因此成为民族意识最早觉醒、革命动员最为广泛的城市。

租界是帝国主义列强通过不平等条约强行在中国获取的租借地,是当时羸弱的中国丧失主权的体现。但是,租界的出现也带来了另一种结果,即在当时中国专制的统治铁板当中,出现了一道缝隙,这道缝隙是封建统治的薄弱环节。由此,租界也成为革命者活动的最佳地点选择。

上海发达的媒介网络为马克思主义的早期传播提供了便利条件。1899年,上海广学会创办的《万国公报》第一次提到马克思和恩格斯。1903年,上海广智书局出版的《近世社会主义》,是第一本系统介绍社会主义学说的译著,书中介绍了马克思的生平活动及其学说,称其为“一代之伟人”,其学说为“社会主义定立确固不拔之学说”。1907年,上海世界社《近世界六十名人》第一次刊登马克思肖像,后来被第一部中文全译本《共产党宣言》用作封面。

伴随新文化运动的勃兴,上海成为先进知识分子的集聚与活动中心。20世纪20年代初的上海,日益成为先进知识分子的向往和集聚之地。鲁迅言:“北京虽然是‘五四运动’的策源地,但自从支持着《新青年》和《新潮》的人们,风流云散以来,一九二〇至二二这三年间,倒显着寂寞荒凉的古战场的情景。”相形之下,上海的政治、文化环境要宽松得多,再加上文化事业发达,中外联系广,上海显然已成为先进知识分子的集聚中心。

上海是中国的工业、金融、贸易、科技、航运、文化、出版、教育中心,是马克思主义早期传播的重要中心和中国工人阶级最密集的中心城市,具备马克思主义政党产生的各方面条件。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的成立是上海城市近代化的结果,而共产党的成立及其有声有色的活动,也构成了上海近代史的华彩乐章。

上海具有怎样的文化特质?

从苏州文化到上海文化,江南地域文化完成了版本升级。作为江南新的中心城市,近代上海的崛起,不仅改变了江南固有的城市格局,而且加速了上海与江南腹地的互动,并以一种新的经济力量,重构江南地区的社会经济秩序和人文秩序。20世纪初期,就已有人把这种互动中的重构,不无夸张地称为“普遍的‘上海化’”。换句话说,此前的上海是江南的上海,此后的江南则成了上海的江南。此话虽有夸张之嫌,但是无形中也道出了上海在江南文化版图中地位的变化。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海派文化是江南文化和西方文化的结晶。上海接受了西方人带来的先进技术、文化等内容,把它吸收、消化并转化成中国式的现代特色。海派文化根植于市民的日常生活,形成开放、创新、多元、宽容、绚丽多彩的城市文化。有人曾给出这样的观点,“在上海,世界主义和民族主义并不相互排斥,而是恰恰相反”。 

上海成为近代中国的文化中心。1868年发刊的《万国公报》,成为传播西学的阵地。近代中国最重要的中文报纸《申报》于1872年创刊。在出版印刷方面,上海成为中国译介西学、传播知识的重要窗口。到民国时期,上海出版业更加发达,号称“中国三大书局”的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和世界书局都在福州路上。上海是近代西学传播中心,而后发展为中国现代文化和娱乐业的策源地,成为电影之都、音乐之都、艺术之都。到20世纪30年代,上海在世界城市中位居第六(伦敦、纽约、东京、柏林、芝加哥和上海),成为东方的国际化大都市。

上海这座城市并不总是温婉和顺的,在强敌压力下,每每表现出革命性和反抗性。日军侵华所激发的民族主义浪潮使得上海成为抗日救亡的中心,《义勇军进行曲》就诞生在上海。

上海也是一座富有同情心的国际大都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上海向3万犹太难民伸出了援手,同甘共苦。以饶家驹为首的国际人士建立了南市难民区,这个二战时期最成功的难民安全区,创造了战时保护平民的“上海模式”,并在战后促成了国际人道法——日内瓦第四公约的诞生。

上海城市功能和产业结构的调整变化

新中国成立后,上海城市功能发生很大的变化:从多功能中心城市转变为制造业中心和重工业基地,成为服从国家建设、服务内地的工商业城市和区域中心城市。

到1956年1月20日,上海的203个行业88093家资本主义企业全部实行公私合营。1958年,国务院将江苏省松江行政专署管辖的上海、嘉定等10县划归上海市,市域面积从618平方公里达到6185平方公里,这为后来上海的腾飞奠定了空间基础。

1963年,上海正式提出建成先进的工业基地和先进的科技基地的目标。在气象、火箭、导弹、核电站、人工合成胰岛素等方面进行科研攻关,推进嘉定科学城和闵行、桃浦、彭浦、吴泾、高桥、漕河泾、安亭工业区的建设。“上海制造”成为这个城市的骄傲和名片。上海牌手表、永久牌凤凰牌自行车、蝴蝶牌缝纫机、海鸥牌照相机、恒源祥绒线等,风靡全国。据统计,20世纪90年代前,上海名牌约占全国的80%。

1978年,改革开放的大幕在中国拉开。但这个时候的上海,产业结构失衡的负面影响已逐渐显现。1980年的上海尽管仍保持GDP全国第一,但出现了5个全国倒数第一:城市人口密度、城市建筑密度、人均居住面积、道路交通拥挤和三废污染严重。

上海开始调整产业结构和工业布局,制定城市总体规划方案,第三产业逐渐复苏,占比由1978年的18.61%提升到1990年的30.94%。1984年,上海被列入国家第二批对外开放城市,开始缓慢而坚定地改革。人们逐渐达成共识,上海应该由工业城市转变为现代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并重的多功能国际大都市。

浦东开发开放后上海发展进入快车道

1990年,党中央、国务院宣布开发开放浦东,这在上海城市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浦东成为国际资本投资的热土,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标志。2000年上海GDP是1990年的15倍,年均递增20%,上海市民“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的观念开始改变。上海浴火重生,进入发展快车道。诸多开风气之先的“第一”在上海诞生:新中国第一个证券交易所,第一支股票,第一块批租的土地……上海坚持“开拓性、坚韧性、操作性”的有机统一,创新驱动,转型发展,产业结构不断调整提升,金融业快速发展。

在城市建设方面,旧城更新加速,建立历史风貌区进行整体保护,城市基础设施大为改善,工业锈带蜕变为生活秀带、创业绣带。城市面貌发生巨变,低矮的花园洋房和玻璃幕墙的摩天大厦相映成趣。2018年起,旧城改造从“拆改留并举,以拆为主”转变为“留改拆并举,以保护为主”。此外,上海市政府提出1000个公园的建设方案,“一江一河”百里步道贯通,真正体现人民城市为人民的宗旨。

上海城市发展战略目标也日渐清晰。1992年,党的十四大明确提出上海要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的目标,此后又加上国际航运中心的新目标。2014年中央又赋予上海建设国际科创中心的新使命,由此“五个中心”布局正式形成。2001年国务院批准洋山深水港建设,并于2005年开港。洋山深水港的建成,改变了世界航运的版图,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连续十多年保持世界第一。随着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召开,以及“三港”(海港、空港、信息港)、“三网”(轨道交通网、高速公路网和内河航道网)、“两路”(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的同时推进,城市发展日新月异。轨道交通从无到有,运营里程已位列世界第一。 

2008年受世界金融危机的冲击,上海结束了连续16年的GDP两位数增长的阶段,但是困中求变,上海率先转向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赛道。2013年,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运行,这是我国继经济特区、开发区、产业园区之后的又一个重要改革创新平台。目前,全国已设立21个自贸试验区及海南自贸港,形成了覆盖东西南北中的试点格局,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及世界经济复苏注入正能量。上海坚持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贸易枢纽功能不断增强,全球市场份额持续提高,跃升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口岸城市。2021年,上海口岸贸易额达10.1万亿元,全球占比提升至3.6%左右,货物进出口总额首次突破4万亿元。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推动高水平开放的国家级平台,上海已连续成功举办五届,眼下第六届也如期而至,规模创多项“历届之最”……

今日的上海,已逐步显现出一座全球城市的繁盛景象。上海身上有着其他全球城市的共性,但绝不是它们的翻版,而是有着自己鲜明的特色。这个特色既是由中国国情和历史文化传统所决定,也是由上海自身发展的奋斗历程所铸就。如果要总结180年来上海都市化发展的秘钥,我想应该是开放、创新、包容。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国际大都市,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人民城市……上海正朝着既定目标昂首迈进,有理由相信,世人将见证这座城市更多的新奇迹。


【思想者小传】

苏智良 aoa体育国际(中国)有限公司教授,教育部人文社科基地aoa体育国际(中国)有限公司都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兼任中国城市史研究会副会长、上海文史资料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史学会理事等,主编有《中共建党与上海社会》《城市·空间与中共建党》《人物·思想与中共建党》《初心之地——上海红色革命纪念地全纪录》等。(作者照片由本人提供)


链接地址:http://webplus.shnu.edu.cn/index.jsp?_p=YXM9MjMyJnQ9NTkyJnA9MSZtPU4m&groupId=2&menuId=21